揭秘拿破仑在滑铁卢战役中失败的9个细节真相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mlai168.com/,昂热

当拿破仑·波拿巴于1815年返回法国时,昂热他带来了一场夺回权力和荣耀的百日运动。拿破仑从法国大革命中脱颖而出,成为一名军事英雄,并在18世纪的最后十年中夺取了法国政府的控制权。他巩固了自己在法国的权威,同时在欧洲各地展开军事行动,并在1802年确立了自己的终身执政官地位,两年后成为皇帝。

到1812年,拿破仑几乎与所有欧洲国家作战,试图夺取从英国到俄罗斯的土地。不过一系列的失败,包括对俄罗斯的失败,最终导致了他的垮台,当奥地利、普鲁士、俄罗斯和瑞典军队于1814年进军巴黎时,拿破仑被迫退位。作为《枫丹白露条约》的一个条件,他流亡到了地中海的厄尔巴岛。退居到这一小块土地上,直到1815年初才回到欧洲。

拿破仑再次掌权,开始了他的百日运动。当英、奥、俄三国军队再次联合起来阻止他时,他已经聚集力量重建了他的帝国。他在比利时进行的最后几次战役,最终于1815年6月18日在滑铁卢战役中失败。

拿破仑在滑铁卢的最后一战,是与威灵顿公爵阿瑟·韦尔斯利的对决。当时法军有72,000人,人数超过韦尔斯利的部队——约68,000人。但拿破仑却被打败了,在滑铁卢大约伤亡了4万人。

关于法国人在滑铁卢失败的原因有多种说法,拿破仑本人指责将军能力差和身体不好,让本来可以改变世界的胜利从他的指缝中溜走,但实际上是什么导致了他的失败呢?这里有一份滑铁卢战役的战术综述。所以,哪一个决策最终决定了他的命运,把他送到了圣赫勒拿岛,几年后在那里去世?

6月16日,拿破仑在利尼面对由格布哈德·勒布雷希特·冯·布吕歇尔领导的普鲁士军队。虽然拿破仑赢得了这场战斗,但普鲁士军队在他们的法国对手能够完全消灭他们之前,就匆忙撤退了。在利尼战役之后,拿破仑继续向聚集在滑铁卢附近的英军进发时,派了埃马纽埃尔·德·格罗奇元帅率领33000人追击普鲁士军队。

拿破仑派去阻止普鲁士军队的士兵,大约占他总指挥部的三分之一。虽然他后来向格罗奇发出了一份派遣令,告诉他把部队带到滑铁卢,但直到下午这道命令才送到元帅手中。即便如此,格罗奇还是拒绝了,表示他是在执行拿破仑最初给他的命令。

毕竟当格罗奇收到命令时,他已经不可能及时赶到滑铁卢,并为法国带来任何改变。由于他在瓦弗尔附近没有直接通往滑铁卢的道路,拿破仑只是一厢情愿地认为援军会到来。不幸的是,拿破仑后来指责他,说他“如果没有格罗奇的低能,我本可以赢得那场战斗”,他认为格罗奇故意扣留他的部队。也就是说,格罗奇应该去追击布鲁赫,而布鲁赫实际上在滑铁卢。

6月17日晚上,大雨滂沱,这让地面上的战役变得异常不顺。由英国、德国、比利时和荷兰军队组成的联军,以及敌对的法国士兵在18日醒来时发现“雨仍在继续下,但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停”。在雨水停下来的间隙,双方都在为战斗做准备,但双方都没有采取直接与对方交战的行动。

拿破仑在6月18日上午评估了情况。他知道滑铁卢附近潮湿的地形不利于作战,希望尽可能地让地面干燥。他本想在上午9点开始战斗,但由于双方的部队仍在吃早餐,他一直等到上午11点左右才发起第一次进攻。

拿破仑不知道的是,这一延迟使援军更加接近威灵顿公爵阿瑟·韦尔斯利和他的英国部队。拿破仑两天前在利尼击败了由格布哈德·莱贝雷希特·冯·布吕歇尔率领的普鲁士部队,但他没有意识到他剩余的部队,大约有30,000人,正在前往滑铁卢与英国人联合的途中。

当拿破仑命令他的部队向拉海圣地推进时,他让他们以纵队形式前进。各个营一个接一个地排开,中间没有什么空隙。但事实证明,纵队“太长了,无法进行任何有意义的机动,而且不经过大量的试验和错误积累,不可能部署成一个良好的阵型来对付骑兵。”

这些评论来自布格奥上校,他没有参加滑铁卢战役,但他的挫折感证明了拿破仑在6月18日派出的纵队的笨重性质。当拿破仑向圣海牙(La Haye Sainte)进发时,他对纵队的使用被证明是存在严重问题的。拿破仑坚持使用他的传统纵队阵型,使他的步兵部队暴露在骑兵的打击之下。

戴尔隆的打击得到了80门大炮的支持,并在一开始就取得了进展。不过他们很快就遇到了托马斯·皮克顿率领的英国步兵部队。在皮克顿的部队阻止了戴尔隆的部队前进后,威灵顿的骑兵猛扑过来,把他们赶了回去。在这场交锋中,“法国第二师的一个旅几乎被完全摧毁”。

英国指挥官阿瑟·韦尔斯利,威灵顿公爵的大部分部队,在圣让山的一个高原上列队,另外还有一些部队在附近的帕佩洛特、圣海牙和胡古蒙特农场。拿破仑想把英国人从他们的高地上引出来,于是派了一队人马去袭击胡古蒙特农场。

这支声东击西的部队由霍内尔·雷耶将军和拿破仑的弟弟杰罗姆领导。从胡古蒙特出发,不过相对较小的一批英军成功地抵挡住了法军的进攻。即使在法军突破了胡古蒙特的大门之后,英军也能迅速地再次关闭大门。随后他们把几个法国人困在了里面,向他们开枪和用刺刀刺杀。

进入院子后,我看到门上布满了枪眼,而且非常潮湿和肮脏……有许多敌人的尸体;我特别注意到有一个似乎是法国军官,但他们已经几乎无法辨认,因为他们看起来被踩得很厉害,而且被泥土覆盖。

拿破仑在滑铁卢保留了他的帝国卫队,但为了挽救这场战斗,他在晚上7点后把他们派了出去,而这是一种绝望的尝试。拿破仑将他的帝国卫队分成两个纵队,尽管有些历史学家认为他们是以方阵的形式,被派往英军防线的中央。

据了解,当拿破仑派出他的帝国卫队时,他“脸色阴沉,非常苍白;在微弱的黄昏下散发出悲伤的光芒”。通过派遣他的帝国卫队参加战斗,他将自己的生命置于危险之中,同时也表明了他的绝望。由于卫队缺乏增援或其他支持,使得其不存在任何意义。

米歇尔·内伊元帅,埃尔钦根公爵,莫斯科王子,是拿破仑最好的将军之一,有着悠久的成功历史。他于1792年被任命为军官,1804年成为帝国元帅,并在1812年对莫斯科的失败打击中英勇作战。然而,到了1815年,内伊饱受疲劳之苦,并失去了一些军事敏锐性。

内伊因其红发而被昵称为“红狮”,他在滑铁卢上被派去负责拿破仑军队的左翼。当天晚些时候,他下令对威灵顿的部队进行反复的骑兵攻击。由于没有步兵的支持,他骑兵的努力是徒劳的。在最后,据说内伊告诉他的部队“来看看一个法国元帅是怎么死的”,希望他自己在失败中死去。

拿破仑在厄尔巴岛的大部分时间,都在思考他的逃跑问题。作家威廉·克拉坎索普(William Crackanthorpe)在拿破仑第一次流放期间与他会面,他评论说:“每隔一段时间……他似乎就会陷入沉思……当他的面孔呈现出那种恶魔般的神情时……我不得不怀疑他内心有对我们的报复,因为我们在他失败的时候来见他。”

厄尔巴岛离欧洲大陆只有很短的距离,拿破仑与法国的伙伴们一直保持着联系。虽然英国人监视着他,但他们不知道他的阴谋程度。1815年2月26日,拿破仑离开厄尔巴岛,他对一位同事说:“无数的想法和计划已经形成;我将在任何针对我的计划被组织起来之前到达。”

不过当时他的计划还是不够的,他在到达法国后没有得到他所需要的支持。甚至他的秘书也写道:“过去让他如此自信地成功把握……激励他冒险从厄尔巴岛返回的信心,从他到达巴黎的那一刻起就抛弃了他。”

他的失败对他的遗产没有什么促进作用,他被剥夺了帝王的头衔,失去了与他曾经辉煌的生活的所有联系。

普鲁士援军抵达滑铁卢后,弗里德里希·威廉·弗赖赫尔·冯·毕洛将军的任务,就是从法军手中夺回普兰切诺瓦村。他的32,000人的部队袭击了普兰切诺特,在傍晚时分与敌人交战。布洛的第四军团重新占领了普兰切诺特,昂热促使拿破仑派出增援部队将其夺回。

由于敌人占据了普兰切诺特,拿破仑被包抄,他的撤退路线受到威胁。他命令指挥青年近卫军师的杜赫斯姆夺回该村。8个营以冲锋的步伐前进,普鲁士人很快就被赶了出去。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